清潔公司-居家清潔,家事服務,到府清潔
    關於我們   居家清潔   家事服務   清洗水塔   清潔小常識   地毯清潔   最新消息
最新消息 > 家居離“共享”有多遠?

文章来源:由「百度新聞」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"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jiaju/2017-11/23/c_1121998173.htm"

租家具、租家電、租飾品,家居租賃是否真的能解決消費痛點,消費者是否愿意為其“買單”?  創意制圖新京報記者李強  近年來,除了租車、租充電寶、租雨傘,人們可以開始租家具了,一些家居租賃經營如今被稱為“共享家居”,開始被關注。有人覺得“共享家居”可以降低購買成本,將是行業的新風口,有人則認為其回歸本質依舊是租賃,是個偽命題。那究竟有多少人會為這份從未嘗試過的“共享”買單?  投入“共享家居”市場的企業  “共享單車”“共享充電寶”“共享雨傘”……近兩年,在“共享”模式的迅速發展下,人們從最初陌生的概念到積極使用“共享”產品,共享經濟已經逐漸滲透到生活的各個領域,而如今“共享”在家居范疇內也開始被關注。  所謂“共享家居”即消費者可以用租賃代替購買家居,商家以租為切入點,打造家居租賃的流量入口,引入第三方商家接入平臺后,為用戶提供家具產品的租賃,部分商家還提供電器、家居配飾等全品類的居家用品。  據了解,現已有租立方、Dorm、我在家、抖抖家居、聚家家、輕松住、包租喵等品牌在進行家居租賃的經營。而這其中大部分都是2015年至2017年才步入這一市場,可以說都是較新的品牌,而其主營業務幾乎都主要面向企業、公寓、連鎖酒店、房東、租客等提供家居類租賃服務,一些品牌也會在宣傳上強調自己是共享租賃平臺。  這些近年來進入租賃市場的“共享家居”,似乎已經被一些風投看好,其中部分品牌也受到了資本的青睞。有報道稱,創立于2016年的“我在家”已完成由今日資本領投,金沙江創投、隆領投資和王剛天使跟投的A輪5400萬人民幣融資。而此輪融資前,“我在家”也曾獲得隆領投資的1500萬天使輪投資。抖抖家居已經獲得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航美傳媒聯合創始人300萬元的天使輪融資。  “共享家居”自助下單  記者在瀏覽了多家家居租賃平臺后發現,如今強調“共享家居”的各租賃平臺的模式基本相同,主要采取B2B(品牌-長租公寓個人二房東)模式、B2B2C(品牌-租房分期平臺中介-用戶)模式,B2C(品牌-用戶)模式。不難看出,在家居租賃這一領域,之前較多是為企業提供辦公桌椅、綠植、配飾等家居類服務,現在的“共享家居”除為企業提供服務外,還擴展為面向公寓、連鎖酒店和個人提供服務。而大多數品牌都在網上平臺進行操作,極少數有線下體驗店。  在網絡用戶端,租賃用戶可以通過各平臺自助下單,選擇自己喜愛的款式家具,多數品牌租約一般從1個月起租。下單后,平臺會派人和用戶聯系,從而進行家居產品的配送和安裝服務(部分平臺物流和安裝是由合作的第三方服務商或有安裝服務包購買,用戶也可以選擇自己安裝),安裝完成后開始算租金。租賃期滿后,平臺將上門回收家具。同時平臺還負責家具后續的維修和保養(一些平臺表示如故意人為破壞需要收取費用),部分品牌還提供上門量房服務。  記者在各品牌的網上租賃平臺看到,一般情況下都按照單件家具、套餐(按照居室搭配的整套方案)、平方數的收費方式進行收費。以抖抖家居的微信商城為例,記者可以看到,有床、沙發、柜子、桌幾、品牌家具(顧家、曲美、威斯汀)等單品家具可以選擇,費用也從80元-3000元不等,其中品牌家具單件價格都在500元以上。  而租賃方會在自己的租賃須知中明確表示,用戶可能遇到的情況該如何處理,如租期到期需要提前申請退租,提前結束租約,需要支付違約金。拿到家具后不滿意,需要自己承擔運費、安裝費等相關費用。租期中更換產品,需要承擔更換產品產生的額外配飾費用和補差額。  是風口還是偽命題?  有房屋的需求自然也會有家居的需求,“共享家居”服務從模式和價格上來看,對于用戶可以減少一次性的購買成本,租期靈活。對于品牌而言由于多數采用線上租賃的方式,可以節省店鋪租金、人員支出等成本。從環保的角度上看,提高了舊家具的二次利用率。  “共享家居”其依靠的主要是租房人群,而多數品牌也在C端發力。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幾位租房者,在自如平臺租房的劉先生表示,因為租房平臺已經給自己搭配了床、書桌、茶幾等簡易家具,雖然都很普通,但也干凈整潔,所以不想再花錢租賃家具。而租下兩居室的一對夫婦則表示,自己租房就是特意找家具、家電配套齊全的,這樣省去很多麻煩。而房東吳女士則認為,與其每個月花幾百租賃家具再租給租戶,不如一次性把家具配齊,長久利益更可觀。而王女士則表示,如果選擇租賃家居,會比較租賃和上網買哪個更合適,因為如果租房的話最少得2年時間,如果租賃太貴,還不如直接網上買。顧女士則對租賃家居的衛生性表示堪憂。  不難看出面對租房市場的C端客戶,“共享家居”似乎并不是人見人愛,大多數C端用戶會在價格、時間、衛生性等方面考慮租賃家居的必要性。而“共享家居”面對的目標客戶就從簡單的租房者變成了希望改善租房環境,把租房日子過得像“自家屋子”一樣的有需求人群。在面對這類人群的時候,“共享家居”無論從品質、美觀度、衛生性、服務方面就將有更高的要求。而且家具屬于低頻次耐用消費品,流通率低,如果常換新將面臨物流、翻新等成本壓力。加上“共享家居”租賃按月繳納資金的模式,資金回籠也較慢,面對C端客戶的路似乎并不十分好走。 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“共享家居”其本質上仍是一種家居租賃服務,是一種偽共享,只是借助網絡平臺設置了一個租賃的入口。一個產品的持續發展,并不是其名字有多跟緊潮流,而是能否真正解決消費和需求痛點。如果沒有較好的盈利模式,雖然會形成一段時間的風潮,但退去也會很快。(彭雅莉)+1

關鍵字標籤:台北進口家具